当前位置: 主页 > 慢性肾炎尿毒症 > >

肾癌术后转移中药治疗延长生命

来源:永旺脑病医院 时间:2020-03-06 14:50

  中医认为,肾癌的形成以正气亏虚为基础,而正虚又以脾 将污虚为主、其中肾元亏虚是肾癌的主要内因病理状态下,牌肾亏虚日久,脏腑推动运化功能失(机不畅,气血津液逆乱,聚而形成痰淤,痰淤不化,发展成为癌毒肿块,故痰淤毒互结是核心病机。

  因此,治疗上基于“肾为五脏之主“的原则,以“补肾”为补他脏之根本,“固肾”则各脏安,临床上常用地黄丸类的补肾之品,配合益肾填髓药物,如:枸杞、寄生、黄精、淫羊蕾、肉苁蓉、杜仲、女贞子、旱莲草等。此外,脾胃强弱也关系到肾之盛衰,因气血通过饮食化生,故补肾必健脾和胃,药用山药、炒白术、茯苓、薏苡仁、麦芽、鸡内金等。

  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,健脾补肾是肿瘤的基本治法。健脾补肾药物可以通过促进免疫器官发育、免疫细胞分化,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周期,诱导肿瘤凋亡,抑制肿瘤血管生成,调节细胞因子,抑制肿瘤干细胞增殖、调节机体内分泌激素水平发挥作用;扶正同时、兼顾祛邪,方可达到邪去正安、病人能够长期生存下去的理想效果。

  王先生,38岁,山西人,在北京某部工作。2013年4月30日初诊:患者去年10月份发现全程无痛性血尿,随即在首都医院检查发现左肾实质性占位病变。予以 手术治疗,切除左肾。病理报告为透明细胞癌。术后半年,患者自觉全身无力,头昏目眩,失眠,咳嗽,痰少色白,胸闷时痛。进一步检查 ,发现两肺转移。住院化疗,因化疗副作用大,体力不支,中断化疗处理。回宁老家就诊。

  患者症如上述,面色无华,声言力微,思想负担重(清华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国家一个重要的 部门,正是年富力强,前途无量,突然恶魔而至),失眠,百宴无味,舌淡苔白腻,脉细弱 无力。

  拟方:红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山萸肉、焦白术、薏苡仁、露蜂房、补骨脂、金荞麦、大象贝、炙紫苑、炙冬花、姜半夏、茯神木、炒酸枣仁、合欢花、五味子、麦冬、砂扣仁、炙甘草、斩龙剑等,水煎,每日一剂,早晚饭后一小时服。

  医嘱要求家属亲友做好患者的思想工作,安心静养。其家属为其购买了不少抗癌保健品,保健品可以选择服用,但不宜当药使用。饮食要多样化,调整患者食欲即可。

  5月20号复诊:患者经过治疗后,精神较前好转,睡眠能达到5个小时。饮食勉强增进,较前进食得多。惟 有咳嗽胸闷,病情基本上得到了控制。原方去补骨脂;加冬虫夏草。

  三诊:经一个疗程的治疗,病情得到了控制,患者增加了信心,精神情趣稳定,饮食知味。方药随症化裁加减,带药回京继续治疗。

  按语:肾癌临床上多是40岁以上患者。本案患者只有35岁,又是机关高级人员。追问病史,家族史亦没有什么问题。在治疗过程中,体会到凡是年龄较轻,知识分子患者,最难治的 是思想负担太大。精神一旦被恶魔击溃,病情得不到控制,反而恶化更快。往往处于全身衰 竭的状态,给治疗带来了难度。所以这类患者,首要是“治癌先治人”。治人的过程中,一是 解决思想情绪,树立患者与 病魔作斗争的信心和毅力;二是要从整体调理,把病人的体质搞上去,正气来复才可以抗病 ;三是辨证施治,有所侧重。先易后难,各个击破,才能达到治疗目的。

肾癌术后转移中药治疗延长生命

作者:admin   2020-03-06 14:50

  中医认为,肾癌的形成以正气亏虚为基础,而正虚又以脾 将污虚为主、其中肾元亏虚是肾癌的主要内因病理状态下,牌肾亏虚日久,脏腑推动运化功能失(机不畅,气血津液逆乱,聚而形成痰淤,痰淤不化,发展成为癌毒肿块,故痰淤毒互结是核心病机。

  因此,治疗上基于“肾为五脏之主“的原则,以“补肾”为补他脏之根本,“固肾”则各脏安,临床上常用地黄丸类的补肾之品,配合益肾填髓药物,如:枸杞、寄生、黄精、淫羊蕾、肉苁蓉、杜仲、女贞子、旱莲草等。此外,脾胃强弱也关系到肾之盛衰,因气血通过饮食化生,故补肾必健脾和胃,药用山药、炒白术、茯苓、薏苡仁、麦芽、鸡内金等。

  现代医学研究也表明,健脾补肾是肿瘤的基本治法。健脾补肾药物可以通过促进免疫器官发育、免疫细胞分化,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周期,诱导肿瘤凋亡,抑制肿瘤血管生成,调节细胞因子,抑制肿瘤干细胞增殖、调节机体内分泌激素水平发挥作用;扶正同时、兼顾祛邪,方可达到邪去正安、病人能够长期生存下去的理想效果。

  王先生,38岁,山西人,在北京某部工作。2013年4月30日初诊:患者去年10月份发现全程无痛性血尿,随即在首都医院检查发现左肾实质性占位病变。予以 手术治疗,切除左肾。病理报告为透明细胞癌。术后半年,患者自觉全身无力,头昏目眩,失眠,咳嗽,痰少色白,胸闷时痛。进一步检查 ,发现两肺转移。住院化疗,因化疗副作用大,体力不支,中断化疗处理。回宁老家就诊。

  患者症如上述,面色无华,声言力微,思想负担重(清华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国家一个重要的 部门,正是年富力强,前途无量,突然恶魔而至),失眠,百宴无味,舌淡苔白腻,脉细弱 无力。

  拟方:红参、黄芪、当归、山萸肉、焦白术、薏苡仁、露蜂房、补骨脂、金荞麦、大象贝、炙紫苑、炙冬花、姜半夏、茯神木、炒酸枣仁、合欢花、五味子、麦冬、砂扣仁、炙甘草、斩龙剑等,水煎,每日一剂,早晚饭后一小时服。

  医嘱要求家属亲友做好患者的思想工作,安心静养。其家属为其购买了不少抗癌保健品,保健品可以选择服用,但不宜当药使用。饮食要多样化,调整患者食欲即可。

  5月20号复诊:患者经过治疗后,精神较前好转,睡眠能达到5个小时。饮食勉强增进,较前进食得多。惟 有咳嗽胸闷,病情基本上得到了控制。原方去补骨脂;加冬虫夏草。

  三诊:经一个疗程的治疗,病情得到了控制,患者增加了信心,精神情趣稳定,饮食知味。方药随症化裁加减,带药回京继续治疗。

  按语:肾癌临床上多是40岁以上患者。本案患者只有35岁,又是机关高级人员。追问病史,家族史亦没有什么问题。在治疗过程中,体会到凡是年龄较轻,知识分子患者,最难治的 是思想负担太大。精神一旦被恶魔击溃,病情得不到控制,反而恶化更快。往往处于全身衰 竭的状态,给治疗带来了难度。所以这类患者,首要是“治癌先治人”。治人的过程中,一是 解决思想情绪,树立患者与 病魔作斗争的信心和毅力;二是要从整体调理,把病人的体质搞上去,正气来复才可以抗病 ;三是辨证施治,有所侧重。先易后难,各个击破,才能达到治疗目的。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