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康复案例 > >

中医药治疗老年肝癌病人

来源:永旺脑病医院 时间:2020-01-21 11:06

  肝癌是我国常见癌症之一。肝癌是对原发性癌的简称,是指发生于肝细胞和胆管细胞的恶性肿瘤。本病早期临床症状颇不典型,表现为一般的消化道症状如上腹部不适、腹胀、纳呆、乏力,时有腹痛、胁痛等, 但如伴有进行性肝肿大,应考虑有肝癌的可能;晚期则以持续性肝区疼痛、腹胀、腹泻、纳差、恶心、黄疸、消瘦、乏力、发热、衄血等为主要表现。如患者出现肿瘤破裂出血、消化 道出血、肝昏迷等并发症,多危及生命。

  肝癌临床表现多种多样,故在古代文献中,多种病症如“痞满”、“肥气”、“黄疸”、“ 鼓胀”、“癖黄”、“伏梁”等都有类似于肝癌的描述。本病的发生多由饮食内伤,情志失 调,或外邪侵袭,致肝脾受损,气机阻滞,瘀血内停,湿热火毒蕴结,日久渐积而成。本病病位以肝脾为主,涉及肾,病属虚实夹杂,虚以脾气虚、肝肾阴虚为主,实以气滞、血瘀、 痰湿、热毒为患。

  肝体阴而用阳,肝癌的实质是在于肝之体用失调,而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,以及瘀、湿、邪毒的蕴结。肝病者性情燥怒、忧虑者为多,肝郁则气滞,久则血瘀,治则疏通气血,条 达为要。这是治肝原则,肝癌亦如是。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亦是始终贯穿于治疗肝癌各个阶段的基本原则。在此基础上,再采用活血化瘀、清热解毒、软坚散结等方法。才 能取得临床疗效。如果妄用破瘀攻毒抗癌之品。不但不会使病情好转,反而犯“虚虚”之害。

  林先生,75岁,淮安市人,教师。 2016年8月9日初诊。

  患者乙型肝炎病史20余年。近来自觉消瘦、乏力、厌食。经CT检查,诊断为原发性肝癌。因 年事已高,拒绝手术和化学介入治疗,故来我院。

  诊得:右胁胀痛连及后背,羸瘦乏力,少气懒言,厌食纳少,头晕恶心,脘腹痞满,入夜更甚,常致彻夜不眠,时或烦燥,口干咽燥,时有发热,下肢浮肿,腹大如鼓,大便秘结,舌 红、苔光,脉细数。证属肝肾阴虚,肝郁气滞,水瘀互结,邪毒内盛。

  处方:郁金,柴胡,麦冬,长生草,生地,再生草,天花粉, 白花蛇舌草,等。水煎,每日一剂,早晚饭后一小时服。

  9月10日复诊:

  患者药后病情有了缓解,二便通畅,腹水渐消,自感乏力、口干咽燥、右胁疼痛明显减轻, 夜已能寐4小时左右。仍感脘腹痞满、纳少,厌食。 《内经》云:“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。”再以白术,  枳壳,,人参,,猪茯苓,砂扣仁,(后下)与上方加减。

  继服一个疗程,诸症均减,纳食增加。 后随症加减,治疗3个月,已无明显不适,病情稳定,肿块没有继续增大。

  上方继续服用5个月,2016年1月复诊,患者正常与人交流,正常活动,已看不出是病人。

  2016年2月8日随访,病人生活正常。

  运用肝癌晚期特色疗法扶正固本,提高免疫力,杀灭血液淋巴内的癌细胞,消散肿块,排除癌毒,并促进造血功能恢复,提升白细胞。不仅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,同时还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。

中医药治疗老年肝癌病人

作者:admin   2020-01-21 11:06

  肝癌是我国常见癌症之一。肝癌是对原发性癌的简称,是指发生于肝细胞和胆管细胞的恶性肿瘤。本病早期临床症状颇不典型,表现为一般的消化道症状如上腹部不适、腹胀、纳呆、乏力,时有腹痛、胁痛等, 但如伴有进行性肝肿大,应考虑有肝癌的可能;晚期则以持续性肝区疼痛、腹胀、腹泻、纳差、恶心、黄疸、消瘦、乏力、发热、衄血等为主要表现。如患者出现肿瘤破裂出血、消化 道出血、肝昏迷等并发症,多危及生命。

  肝癌临床表现多种多样,故在古代文献中,多种病症如“痞满”、“肥气”、“黄疸”、“ 鼓胀”、“癖黄”、“伏梁”等都有类似于肝癌的描述。本病的发生多由饮食内伤,情志失 调,或外邪侵袭,致肝脾受损,气机阻滞,瘀血内停,湿热火毒蕴结,日久渐积而成。本病病位以肝脾为主,涉及肾,病属虚实夹杂,虚以脾气虚、肝肾阴虚为主,实以气滞、血瘀、 痰湿、热毒为患。

  肝体阴而用阳,肝癌的实质是在于肝之体用失调,而阳常有余,阴常不足,以及瘀、湿、邪毒的蕴结。肝病者性情燥怒、忧虑者为多,肝郁则气滞,久则血瘀,治则疏通气血,条 达为要。这是治肝原则,肝癌亦如是。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亦是始终贯穿于治疗肝癌各个阶段的基本原则。在此基础上,再采用活血化瘀、清热解毒、软坚散结等方法。才 能取得临床疗效。如果妄用破瘀攻毒抗癌之品。不但不会使病情好转,反而犯“虚虚”之害。

  林先生,75岁,淮安市人,教师。 2016年8月9日初诊。

  患者乙型肝炎病史20余年。近来自觉消瘦、乏力、厌食。经CT检查,诊断为原发性肝癌。因 年事已高,拒绝手术和化学介入治疗,故来我院。

  诊得:右胁胀痛连及后背,羸瘦乏力,少气懒言,厌食纳少,头晕恶心,脘腹痞满,入夜更甚,常致彻夜不眠,时或烦燥,口干咽燥,时有发热,下肢浮肿,腹大如鼓,大便秘结,舌 红、苔光,脉细数。证属肝肾阴虚,肝郁气滞,水瘀互结,邪毒内盛。

  处方:郁金,柴胡,麦冬,长生草,生地,再生草,天花粉, 白花蛇舌草,等。水煎,每日一剂,早晚饭后一小时服。

  9月10日复诊:

  患者药后病情有了缓解,二便通畅,腹水渐消,自感乏力、口干咽燥、右胁疼痛明显减轻, 夜已能寐4小时左右。仍感脘腹痞满、纳少,厌食。 《内经》云:“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。”再以白术,  枳壳,,人参,,猪茯苓,砂扣仁,(后下)与上方加减。

  继服一个疗程,诸症均减,纳食增加。 后随症加减,治疗3个月,已无明显不适,病情稳定,肿块没有继续增大。

  上方继续服用5个月,2016年1月复诊,患者正常与人交流,正常活动,已看不出是病人。

  2016年2月8日随访,病人生活正常。

  运用肝癌晚期特色疗法扶正固本,提高免疫力,杀灭血液淋巴内的癌细胞,消散肿块,排除癌毒,并促进造血功能恢复,提升白细胞。不仅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,同时还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。

相关新闻
·   肝癌肺转移中药治疗案例
·   中医治疗胃癌手术后遗症/脉管炎
·   疏肝健脾、散结消瘤治疗肝癌手术后
·   中医药治疗胶质瘤案例
·   高允旺足针治疗下肢瘫医案